春城热线专用> 热线追踪
小普吉无证塑料厂猖獗,废气废水恣意排放
[发布时间:2014-07-21 13:47进入社区]

昆明市政风行风《春城热线》接到市民投诉,小普吉一带无证照塑料加工厂泛滥,有毒有害气体长期排放,并向途径此地的新运粮河—西北沙河排放废水,严重影响周边环境。《春城热线》栏目组记者对此进行了暗访调查:

72日,记者来到了小普吉新型建筑材料厂附近。上午11点,厂房四周并看不到有排放烟雾的现象,四周虽有很多厂房,但异常安静,除了一家生产石棉瓦的小厂房在出货,根本看不到有小厂房在生产加工。

记者走访周边的居民后才发现了其中的端倪。菜市场门口,一位老人告诉记者,沿着河道往上走,一片都是塑料厂,铁皮做的烟囱被树掩护着,这些厂房长期排放有毒有害气体,非常呛人。

据这位老人说,周边塑料厂排放烟雾已经是存在多年的老问题了,记者之所以没有看到排放烟雾的现象,那是因为这些加工厂为了逃避主管部门的查处,由以前的全天作业改为从晚上78点开始生产,一直到第二天上午8点。            

作为这一片的老居民,他们对塑料厂排放烟雾的现象深恶痛疾,他们纷纷向记者表示,这给她们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怎么可能没有影响?!这些塑料都是有毒的,长期闻都会感到头晕很不舒服,年纪大的老人尤其受不了!”                                     

居民告诉记者,除了排放废气外,这些小厂房晚上还会把污水偷排到西北沙河,他们偶尔会从河里打水上来浇花,水都是臭的。

沿着西北沙河往上游走,记者发现在一个名为“建材工业园区”的院子内,分布着许许多多的老旧小厂房。记者以租厂房的名义,和厂区的一名工作人员攀谈起来,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这个所谓的园区里有两家塑料厂,目前正在做基建。这名工作人员证实,这些塑料厂从市面上收购废旧的塑料制品,经过清洗、切碎之后,制造成不规则小颗粒,远销浙江沿海等地,4千多一吨买进可以每吨9千元卖出,利润相当可观。

记者暗访了解到,由于收购来的塑料污垢太多,洗料必须用蒸汽,在这个过程中,就涉及到燃煤,每天大概要用200公斤的煤炭,燃煤洗料一般在傍晚进行。那么,清洗废料的水排到哪里去了呢?“排到河里去了。”工作人员说。

至此,塑料厂违规偷排烟雾、偷排废水的事实已经很清晰。不过,记者在多方暗访调查后发现,在这一片区“小厂房围困西北沙河”的倾向和趋势,更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和整顿。

众所周知,西北沙河是我市众多入滇河道中的一条。随着国家省市各级政府对滇池治理的重视,近年来,西北沙河经过多年的整治,周边及河道上已经建起了湿地公园、生态公园等保护性的设施。

记者实地走访时也发现,由于小普吉村接近西北沙河水库,这里的河道建设十分到位,基本上都是新修没有多少年的石基河埂。从昆明东站工商服务有限公司普吉分队以上的河段开始,越往西北沙河水库走,河水就越清澈,而且河面上还出现了生长茂盛的水草。

一位在这里散步的男子告诉记者,几年前,小普吉一带的塑料加工小厂房特别多,后来,为了保护西北沙河,政府责令退出,这些小加工厂就搬到了水库以上的桃源一带。  

令人费解的是,虽然如这名男子所说,小普吉一带已经不允许搞塑料加工,但市民反映“夜间偷排”的两家塑料厂却都建在了西北沙河湿地以下的下游地带。当地居民也反映,小普吉排烟排污的塑料厂是这两年才出现的,并且有逐渐增多的趋势。

记者在走访的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西北沙河水库到昆明东站工商服务有限公司普吉分队这一段河道上,湿地、水草种植等各项保护工作虽然做得很好,但在这个区域,小厂房正在形成扩张的趋势。就在两家塑料厂所在的“建材工业园区”背后,一个数百平方米的地块上,已经搭建起了20多间简易的厂房。这些厂房统一由蓝色铁皮围搭而成,每间高20多米宽30米左右。由于厂房地处高处,一旦生产过程中产生污水垃圾,就会流向离此地200多米远的西北沙河。

在一间敞开的厂房内,几名工人正在进行双飞粉的再加工。厂房内,打开的塑料包装袋随意散落,随着搅拌机的转动,整个厂房里充斥着粉尘。这间厂房的工人告诉记者,这片厂房是由一个老板统一建造的,平日里由一个老头看管。基本上,这些厂房里可以进行任何类型的加工。

记者:“这些厂子主要做什么?”

工人:“只要租下来,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顺着“建材工业园区”门外的西北沙河河岸往上游走,一路上,两边都是各式各样的厂房。昆明东站工商服务有限公司普吉分队旁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厂房,这个厂房的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从市面上收购来的垃圾,工人们正在进行分类加工。记者看到,这个厂房外紧靠大门的地方设置了两个不足十平方米的过滤池,池子里已经装满了细沙一样的沉淀物,而池子的水面上,飘满了各种颜色的细碎垃圾。在这样简单的处理过后,生产用水就被排到了离厂房不足20米的西北沙河。

而在河的对岸,也就是普吉分队对面的村子里,也有很多类似堆满垃圾的小厂房。而在这个村子里,蓝铁皮搭建起来的小厂房基本上随处可见,有的还正在建设当中。走在村里,路边的墙壁上都是出租厂房的信息。通过走访调查记者发现,这一地段分布的小厂房主要从事垃圾回收、家具加工和石材加工等。此外,这里还有两家大型的混凝土加工企业。

就在记者采访当天,村里排洪沟的水已经呈现出黑褐色,散发出刺鼻的气味。由于村里的厂房太多,而这些厂房基本又在河边或离河岸百米以内的高地上,许多小厂房对生产用水只有简单处理,有的厂房甚至都没有设置处理设施,生活生产用水势必就会浸流或者直接排放到西北沙河。而且,随着这一区域小厂房数量的增加,这个问题将更加凸显。

滇池保护,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对入滇河道哪怕是细微的破坏或威胁,都会最终影响到滇池的治理。因此,在考虑发展地方经济的同时,对某一区域内的经济类型做前瞻性、前置性的规划尤为重要。就小普吉村围困西北沙河的小厂房来说,如果任由其扩张壮大,必将会影响到西北沙河原本已经初具保护规模的良好格局。

当记者问到有没有人来管时,当地居民说管的人都住在成立,他们闻不到也看不到这样的环境,当然不会来管。

(以上采访均由录音还原)

 

编辑:春城热线

评论